服务项目

背靠1亿人的造车新势力,浮沉12年终凋零

撰文 / 涂彦平

编辑 / 张 南

设计 / 赵昊然

德国《商报》6 月 16 日报道,奥迪已向慕尼黑法院提起诉讼,指控蔚来汽车的 ES6 和 ES8 两款车型侵犯了奥迪 S6 和 S8 两款车型的商标权。

蔚来汽车已经开始在挪威销售 ES8 车型,并且计划在今年第四季度进军德国市场,首款车型为 ET7 电动轿车。

鲜为人知的是,另一家中国造车新势力,早在两年前就开始在德国卖车了。跟它在德国遇到的大麻烦相比,蔚来遇到的这点小麻烦根本不算什么。

布局德国市场比蔚来还早,但却落得"让中国汽车在欧洲的形象倒退 10 年"的罪名,这家造车新势力就是——速达汽车。

今年 5 月 25 日,河南速达电动汽车科技有限公司新增被执行信息,公司创始人李复活持有的价值 579 万元的股权被山东省济宁市任城区人民法院冻结。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 2022 年 6 月 17 日,速达汽车有失信记录 50 条,有限制高消费记录 59 条,有被执行人记录 16 条,另有因没有财产可执行而暂时结案的终本案件 51 件,被执行总金额近 2.6 亿元。

虽然拿到了工信部和发改委造车双资质,但在造车新势力企业中,速达汽车的存在感很弱。速达有今天,其实一切早就有迹可循。

严重依赖 TO B 市场

速达汽车成立于 2010 年 9 月,位于河南省三门峡经济开发区。创始人李复活此前经营着一家生产发动机增氧调压节能装置的企业。后来他请来西安交通大学的电动汽车专家曹秉刚教授及其团队,于 2010 年 4 月成立了三门峡速达节能新能源科技研究院。之后李复活又成立了速达汽车,进入电动汽车行业。

2012 年 4 月,速达汽车开发出第一辆纯电动轿车。当时媒体报道称,这是"河南省第一辆自主研发的纯电动轿车"。

但此后,速达汽车的发展并不顺利。2015 年,公司从经销商等处高息借款,因还不上利息被借款人以涉嫌非法集资举报,还曾出现拖欠员工工资和供应商款项的情况。同年,为了扩大资金来源,速达电动车还曾启动新三板挂牌计划。

情况在 2017 年有所改观。当年 3 月,年产 10 万辆速达纯电动汽车项目获得国家发改委核准。2019 年 1 月,速达电动汽车正式通过国家工信部认证。拿到双证之后,当年 3 月,速达电动汽车量产首车正式下线。

速达共推出两款车型,三厢纯电轿车速达 SA01,补贴后售价 12 万元,两厢纯电轿车 SD01,补贴后售价 11 万元。这两款车都是基于以前的铃木 SX4 车身打造的油改电车型,两款车型续航都是 305 公里。

2019 年 6 月,速达电动汽车正式投放市场,车辆的主要去处是爱约出行、尚车出行等网约车出行平台,以及当地政府的公务车采购。

2020 年 5 月 29 日,速达汽车举办车辆交付仪式,来自三门峡市的渑池县、湖滨区、陕州区、灵宝市、卢氏县、城乡一体化示范区购(租)车单位负责人及合作商代表以及本地购车用户参加仪式,共交付 1274 辆,其中单位交付 971 辆,个人用户 303 辆。

另有数据显示,2020 年 6 月,速达汽车旗下两款电动轿车销售 985 辆。

从这些信息可以看出,速达汽车的销售严重依赖 TO B 市场,特别是公务车市场,对私人市场开发不足。

出口遭遇尴尬

与国内市场几乎同步,速达汽车还布局了国际市场。

早在 2016 年 11 月,速达纯电动汽车就跟着首届"新丝路上的蓝色集装箱"活动在德国展出。当时的德国《莱茵时报》这样评价远道而来的速达汽车:"中国的电动汽车已经走进德国,而德国的电动汽车还在沉睡。"

2019 年 3 月 21 日,也就是刚刚量产不久,速达公司就与德国 DCKD 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新能源汽车销售协议。根据协议,速达全年将向德国出口 1.2 万辆电动汽车。

2020 年 1 月 29 日,速达 SA01BC 纯电动汽车整车及所属零部件正式通过欧盟 WVTA 认证,可以在欧盟国家终端销售。

2020 年 5 月 21 日,200 辆速达电动汽车装上礼诺神户号货轮驶离天津港,向着德国杜塞尔多夫进发。8 月 28 日,这些车辆正式交付德国博特罗普市使用,该市市长贝恩德 · 蒂施勒成为速达纯电汽车在德国的首位用户。

速达公司称这些出口的速达电动汽车在德国"打出了新能源汽车中国制造的一张名片"。

不过,尴尬的是,德国汽车俱乐部(ADAC)对速达电动汽车进行测试之后,却得到了让人大跌眼镜的结果。

这些出口到德国的速达电动汽车售价为 19390 欧元,包括送货和 19% 的增值税,扣除环保和创新补贴,仅售 10390 欧元。而在德国,类似动力的电动车价格往往是它的 3 倍。

在 ADAC 的操控测试中,速达电动汽车开到 70km/h 的速度时就开始失控。ADAC 还对其进行了一次时速为 64km/h 的正面撞击,结果,副驾和后排乘客的保护是合格水平,但车身变形严重,A 柱弯曲甚至导致车门无法开启,主驾受到伤害。

ADAC 发现,速达电动车的约束系统和乘员舱都是 90 年代末的水平——根本没有安全气囊,前排甚至没有安装安全带张紧器的电缆。

速达是怎么通过当地法规审查的?原来速达 SA01 车型在西班牙获得了欧盟小批量型式认证,小排量车适用简易法规,不需要安装制动辅助系统和电子稳定控制系统(ESP),没有前排安全气囊的车辆也不需要进行正面碰撞试验,也不需要提供行人保护证明。

不过,以这种方式进入欧盟市场的某一车型系列的车辆数量是有限的,乘用车最多可登记 1000 辆。

外媒对速达这次测试的结果,给予了毫不留情的批评,整个中国电动汽车的名声也受到牵连。中国媒体也怒其不争,直言"这辆卖到德国的车,让中国汽车在欧洲的形象倒退了 10 年"。

而在李复活的计划中,2020 年速达将出口纯电动汽车 3 万辆,除出口德国 1.2 万辆外,还将陆续发往哈萨克斯坦、印度等多个国家共 1.8 万辆。

当年 11 月,速达还曾与印度尼西亚 PT 公司签订了 1 亿元的 1000 辆速达电动汽车出口贸易协议。

由民营变国有

这些出口规划还没来得及实施,速达汽车拖欠供应商款项相关的法院诉讼就开始密集暴发,李复活也成为失信被执行人,被限高。

2020 年 12 月 3 日,速达汽车出现投资人变更,新增股东方三门峡经济技术产业集聚区投融资有限公司,持股 51%,超过李复活成为大股东,李复活的持股比例由 40.9603% 降低到 20.0705%,成为二股东。

三门峡经济技术产业集聚区投融资有限公司的母公司是三门峡经开投资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后者的背后是河南三门峡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

经过股权改革,速达汽车由一家民营企业变为一家国有控股的混合所有制公司。

2021 年 1 月 21 日,李复活退出速达汽车高管行列。2 月 2 日,郭振甫出任公司法人、董事长。郭振甫曾任郑州日产总经理、党委书记,东风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海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

因为深陷法律诉讼,2022 年 3 月,速达 SA01 车型模具在淘宝司法拍卖平台上被以 654325.4 元的价格被拍卖成交。

虽然有资质在手,但不管是产品还是营销,速达汽车跟前排的这些造车新势力相比好像没有处于同一个时代。产品跟不上市场需求,纵然有地方政府的鼎力支持,也折腾不出水花。

可惜的地方还在于,速达汽车作为河南为数不多的车企,原本承载着整个中原进军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厚望。虽然背靠河南近 1 亿人口,但没有核心的造车技术,没有充沛的资金,在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大潮中,速达有野心,最终还是暗淡无光。

不知道,这个曾经的三门峡市转型发展的" 1 号工程",接下来,还会不会有新的故事可讲。

本文由汽车商业评论原创出品

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说明

违规转载必究

扫码加入读者微信群

交流汽车话题

50 个字,半部中国汽车当代发展史

引魏建军李书福竞折腰,俄罗斯车市真有那么多娇?

罗永浩不造车,汽车业之幸?

疯狂的石头,要砸了新能源汽车的饭碗?

点击阅读原文

 
优盈彩票平台,优盈彩票官网,优盈彩票网址,优盈彩票下载,优盈彩票app,优盈彩票开户,优盈彩票投注,优盈彩票购彩,优盈彩票注册,优盈彩票登录,优盈彩票邀请码,优盈彩票技巧,优盈彩票手机版,优盈彩票靠谱吗,优盈彩票走势图,优盈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优盈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